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环保资讯环保资讯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环保者2021-08-16 12:34:11环保资讯14人已围观

简介2019年A股市场一个比较大的雷就是减持潮,对于炒作氛围浓厚的A股市场来说,大股东的减持无异于一杯毒药,一杯下去就被撂翻万千股民。万兴科技宣布减持,今天股价一字跌停。回顾历史来看,外星科技曾经是A股市场的一只妖股,甚至被认为是一个总龙头,股票价格从2018年1月份的20多块钱左右,一路攀升到最高位置167块多,可以说一时间风光无两,市场很多炒作氛围都拿万兴科技作为标杆,但没想到随后就是连绵的下跌,中间毫无起色。现在又到了减持公告期,重要

2019年A股市场一个比较大的雷就是减持潮,对于炒作氛围浓厚的A股市场来说,大股东的减持无异于一杯毒药,一杯下去就被撂翻万千股民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万兴科技宣布减持,今天股价一字跌停。回顾历史来看,外星科技曾经是A股市场的一只妖股,甚至被认为是一个总龙头,股票价格从2018年1月份的20多块钱左右,一路攀升到最高位置167块多,可以说一时间风光无两,市场很多炒作氛围都拿万兴科技作为标杆,但没想到随后就是连绵的下跌,中间毫无起色。

现在又到了减持公告期,重要股东迫不及待的计划减持,从公告上来看,相关股东通过减持或将赚取超过8亿元的收益,股东的投资收益率最高近30倍。对于大股东的减持只要在合规的前提下,没有任何人能够给予指责,因为人家把公司弄上市,就是为了获取收益,坚持只不过是获取收益的一个手段。但回想到20184年4月份万兴科技创始人曾经公开喊话,要做市值千亿的上市公司,不希望游资过度炒作股价。

这样的言语犹在耳畔,万兴科技已经跌去了2/3,确实做到了不过度炒作,但也让万千股民寒心,再考虑到重要股东的清仓式减持,相信万兴科技的股价会一路下跌,甚至有可能回到最初甚至更低,但不管怎么说,大股东只不过是赚多赚少的问题,而对于很多股民散户来说,这是损失惨重,欲哭无泪。但这就是A股市场的残酷性,谁摊上谁倒霉。

感谢评论点赞,欢迎留言交流,如果感兴趣点个关注,分享更多市场观点。

历史上,河南人和陕西人是有积怨纠葛的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有人说,是1926年河南镇嵩军围困西安城造成了两地的积怨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1926年河南镇嵩军的这次围城,的确是西安人的一段血泪史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这一年四月,刘镇华率领十万镇嵩军杀入潼关,围攻西安长达八个月之久,城里死了五万多人,几乎家家有死人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当时,死守西安城的是李虎臣和杨虎臣两位将军,其中杨虎臣起到了最主要作用,他曾放出话说,如果敌人攻入西安,他就在钟楼自杀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杨虎臣这个名字,听起来是不是觉得有些耳熟。没错,他就是后来和张学良一起发动西安事变的杨虎城。杨虎城这个名字是他在西安城解围之后特意改的,用来纪念这段代表苦难同时也让他名满天下的守城经历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守城的大名鼎鼎,帮西安城解围的名气更大,他就是冯玉祥。现如今,西安古城墙的玉祥门,就是纪念当年冯玉祥大军进城而改名的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介绍过这段历史背景,接下来咱们就来聊聊将陕西祸害不轻的镇嵩军。

万兴科技清仓减持,你怎么看?

镇嵩军的底子是豫西刀客,也就是河南土匪。晚清民初,全国有几大土匪窝子,一个是鲁南,一个是广西十万大山,一个是湘西,再一个就是豫西。那时候的土匪窝子里,民和匪的界限很模糊,但有一点,这种地方的土匪作恶有底线,讲些匪道,不大会乱来。正因为如此,晚清革命党起义时,通常都要拉上这些人,壮大势力。

豫西的大股刀客王天纵就是这样当上的革命党。

辛亥革命成功,溥仪退位,袁世凯当上民国大总统后,北洋政府开始整理各地鱼龙混杂的革命军。当时,王天纵这一支队伍大概有三千多人,七百多条枪,袁世凯为了控制改编这支队伍,先用高官厚禄收买了王天纵,叫他脱离了队伍,接着又架空了原秦陇豫复汉东征军东路征讨大都督(算是陕西、河南革命军的领导人)张钫,最后将这支部队交给了民国史上著名的滑头,所谓“三雪”之一的刘镇华(此人字雪亚)。

刘镇华原是一个比较新派的文人,好像也参加过同盟会。这家伙很善于见风使舵,也有几分霹雳手段,白郎匪军流窜北方数省时,袁世凯的北洋军几次围追堵截也没能拿下这个匪首,最后割下白郎首级献给袁世凯的,就是这个刘镇华。

刘镇华靠钻营接收王天纵的这支队伍后,从自己的名字和驻地嵩山中各取了一个字,正式将部队命名为“镇嵩军”。

那年月,刘镇华手里握着这样一支刀客班底的杂牌军,充其量只能算个不入流的小军阀,但这家伙在乱世中傍大腿的道行很是了得,皖系得势时,他借着支援陕西督军陈树藩,捞到了陕西省长的宝座;皖系垮台后,他又将两任直系陕西督军阎相文、冯玉祥傍了一个瓷实,总之,任凭城头大王旗如何变幻,这家伙始终能够带着他的镇嵩军在陕西做省长。

关于刘镇华的圆滑,时人经常拿他忽悠冯玉祥说事。稍熟悉民国史的朋友都知道,冯玉祥为人很苛刻,处世也很矫情,但刘镇华应付冯玉祥却很是得心应手——冯玉祥喜欢俭朴,他俭朴;冯玉祥喜欢清洁,他清洁;冯玉祥要厉行禁烟,禁止缠足,他马上带头贯彻;冯玉祥爱讲大话,他就把冯玉祥的重要讲话全都变成标语,贴的满大街都是。

这一套马屁拍下来,冯玉祥晕得不行,对陕西其他地头蛇都是严厉镇压,唯独对刘镇华,不仅善待,而且还跟他拜了把子。

1922年,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,河南督军赵倜因为怨恨直系吴佩孚,站队奉系张作霖,想在背后捅直系一刀。那时候,冯玉祥还是直系的人,曹锟、吴佩孚要他进攻河南赵倜的命令还是要听的,谁曾想,冯玉祥领兵一走,刘镇华居然捡了个大便宜,冯玉祥保荐他当上了陕西督军。

到这阶段,刘镇芳就成了一方诸侯,而且也有了一方诸侯的野心。

刘镇华招兵买马,土匪习气很重,但十分管用。他有两大招:一是放外队,就是将手下的兄弟放出去,让他们在外面独立发展,等发展到一定规模,再把人马收回来;二是收枪放官,有人连人带枪来投奔,只要人多枪好,就给大个的官做。

又有野心,又能发展,到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时,刘镇华的想法就多了。

第二次直奉大战,冯玉祥临阵倒戈成了大赢家。战后,他将部队改编成国民军,沿京汉线南下攻击直系残余部队,企图一举将直系地盘全都收入囊中。

刘镇华见河南陷入乱局,想的再不是做冯玉祥的小弟,而是要趁乱杀回河南,衣锦还乡,成为河南的霸主。

只可惜,刘镇华傍大腿行,真刀真枪地打仗却不在行,他派镇嵩军悍将憨玉琨出兵河南,对阵国民二军胡景翼,结果镇嵩军败的那叫一个惨,老本丢得一干二净。

按说,玩砸到这种程度,刘镇华应该没啥机会了。

但乱世的道理不是这么讲的。

咱们上面说镇嵩军西安围城,河南人欺负了陕西人,其实在这之前,陕西人也没少欺负河南人。胡景翼的国民二军也不是什么好队伍,底子也是陕西的土匪兵痞,占据河南期间,这支部队没少祸害河南人,河南人对他们也是恨之入骨。

刘镇华抓住的正是这一点。

等到冯玉祥和奉系张作霖因为利益闹翻之后,刘镇华在河南大肆招揽刀客、红枪会等土匪闲杂,不多长时间,居然又拉出一支十万人的队伍。

逆袭有时候意味着穷凶极恶。

此后,刘镇华率领重新复活的十万镇嵩军猛攻国民二军,国民二军的李虎臣眼见部队被打垮了,只身逃回西安,如果不是杨虎城率一个师的人马及时赶到,西安城就被一路追杀而来的刘镇华拿下了。

大哥还是大哥,你能反,大哥就能收拾。

刘镇华围攻西安,围到第八月的时候,冯玉祥率领五原誓师的大军杀了回来,顷刻间刘镇华的镇嵩军就被打了个稀里哗啦,十万人折损了一半,最后灰溜溜地退回了河南。

回到河南,在冯玉祥的虎视眈眈下,刘镇华又开始审时度势,寻思着怎么傍大腿。

当时,投降冯玉祥是最直接的出路,冯玉祥也没有拒绝,给了镇嵩军十万大洋。但镇嵩军的一众将领却觉得冯玉祥太抠门,不如去投奔财大气粗、秉性相投的奉军张宗昌。

张宗昌的确比冯玉祥豪横,为了收编镇嵩军,一出手就是两百万大洋。

然而,刘镇华在收了这两百万大洋后,又觉得张宗昌心狠手辣,靠不住,因此不愿投奔过去。

张宗昌够狠,为了叫刘镇华一伙下定决心,竟然坏规矩一枪崩了冯玉祥派到镇嵩军的监军郑金声。

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。

后来张宗昌兵败下野回山东图谋东山再起,韩复榘就是假借郑金声儿子为父报仇,在济南火车站要了他命。

一边是冯玉祥,一边是张宗昌。镇嵩军因为这个选择题后来出现了分裂,其中大部分奔着钱去投靠了张宗昌,张宗昌兵败后,这支镇嵩军也就消散了;另一小部分由刘镇华领着先归冯玉祥,后投阎锡山,算是留下了一些种子。

冯阎谋划反蒋时,刘镇华再次审时度势,看出冯阎不是老蒋的对手后,他早早地溜到国外避祸去了,将剩下的部队交给了弟弟刘茂恩。

中原大战开打前,刘茂恩正式投了老蒋,镇嵩军这个名号,从此也就在江湖上消失了。

值得一说的是,由镇嵩军改编成的第十五军,在抗战中还是打得很猛的,尤其是洛阳保卫战,血战日军十四天,一万六千人的部队突围时,仅剩下两千来人。

镇嵩军没啥好人,但后来也没啥孬种,一群乌合之众,走到最后是这样,也算是乱世一传奇了。

Tags: 镇嵩军   河南   怎样  

很赞哦! ()

随机图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